mumbling: 關於一切如何開始

Mark Zuberg在2004年啟用了Facebook,1/3 of the world get connected,臉書無疑是21世紀的technology revolution。我在2007開始使用Facebook,當時是為了與學術營隊認識的幾位國外朋友聯繫。幾年前FB真是哪根蔥!無名和PTT2活躍得要命,還是當時的慘綠少年少女抒發觀點、社團活動、用力經營個人品牌(或是說是murmur 、討拍也可)的平台,當時的榮景可令人懷念哪!前陣子無名宣布關閉,相信也是有和我一樣的一群人在備份的當下看見過去青澀的自己而會心一笑(簡直少年維特); 這幾天再上去PTT看了一下,剩下小貓一兩隻還固定地在個版發表一些文章,不過已成為非常小眾、private的空間了。

臉書的崛起讓我們這群人距離真正擁有一個personalized space – 一個在開放的同時又能保有一些私密性及議題討論的可能性、可以用更細膩的文字、完整的篇幅去紀錄生活、傳達觀點的安靜空間 – 漸行漸遠。在那兒思想可以被記錄、歸類、整理、收納。當然這些基礎的功能Facebook也有,只是那種私密性、保存性,以及內容的細緻感、雋永的氛圍、與人更深度的聯結,是臉書這樣以建立社群為目的、為迎合效率、快速之大數據時代而生的網路平台,所無法給予的。

兩年前成為上班族後開始汲汲營營的生活,時常上工時專注力全開super uptight,像柳丁般被squeeze out後下班只剩丁點小確幸的力量滑滑手機輕描淡寫地update完今日大事 (然後就差不多也累了準備洗洗睡)。期間曾在Facebook Notes記錄過一些文字,卻也因空間過度開放卻乏隱私而作罷; 爾後轉戰instagram練習用影像敘事,OMG 簡直amazed by強大的影像能量!不論是令人心曠神怡的NG人文、自然攝影作品,或是攝影素人所捕捉地再簡單不過的日常,那些浮光掠影、生活片刻,讓人相信身邊確實圍繞著許多美麗的事物,只是我們缺乏了一雙能夠覺察的慧眼。但也並非每天有那麼多閒時間在拍美照,instagram的文字無法被有效管理(是的,我是管理魔人)且一樣有互動性淺、空間過於開放等問題。

因此漸漸開始覺察自己已許久沒有在做完一件事後靜下心來思考 – 即便是討論一齣影集的內涵也好 – 那種將想法有條理的整理成文字並轉化為自己觀點的能力,似乎已相去甚遠,令人心生恐懼!我深怕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個人將被塗鴉牆上那日夜千萬條的訊息淹沒,如氣候暖化衝擊下的北極熊一樣沉入冰洋,最終只剩團團氣泡咕嚕咕嚕地消失破裂在鹹鹹海水中。

So here I am! 希望在這個新的空間能夠慢慢cultivate自己書寫的能力,練習提出並記錄自己的觀點,進而昇華自己的思考。(當然也還是保留讓閨蜜們與小金閒話家常 、socialize的功能啦:-))